联系管理员:刘研究员18811704366

最新文章

政策解读|个税改革:要改的不只是起征点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03-12
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增加子女教育、大病医疗等专项费用扣除,合理减负,鼓励人民群众通过劳动增加收入、迈向富裕”。
我国个税改革历史沿革
个人所得税1799年诞生于英国,作为以“劫富济贫”为立法初衷和主要功能开征的一个税种。个税在200多年间发展迅速,目前已经成为世界各国普遍开征的一个税种。事实上,一部个税起征点的调整史,就是一部中国人逐渐富起来的历史。我国的个人所得税于1981年开征,征税内容包括工资、薪金所得、经营所得以及其他的各类规定的收入和报酬。 
1980年,个税起征点确定为800元;
2006年,提高到1600元;个税采用9级超额累进税率。
2008年,提高到2000元。
2011年,提高到3500元;个税第1级税率由5%修改为3%,9级超额累进税率修改为7级,取消15%和40%两档税率,扩大3%和10%两个低档税率的适用范围。
个税改革历来是社会关注的热点,个税改革坚持“增低、扩中、调高”的总原则,即中低收入者少缴或免缴、高收入者多缴。市场普遍预期本轮个税起征点将提高到5000元。而工商联的建议则是提高到7000元。
然而目前我国个税征收机制存在的问题,可不仅仅只是起征点过低。
个人所得税不只是“工薪所得税”
一个容易被忽视的问题是,今天我们谈论个人所得税,大多时候是默认在谈那些最常见、最不易被规避的工资薪金部分,那么其他的呢?目前,我国的个人所得税总共有11类,除了工资薪酬,还包括:劳务报酬所得;稿酬所得;利息、股息、红利所得;财产租赁所得等10类。现有征收机制主要征税对象是一般收入人群,大部分的税负由一般收入群体承担,征收的是人们的工资,而高收入者收入来源往往多元化,比如资本收益,而资本收益在现行的征收机制下很难被课税。
根据地税部门的调查,随着居民收入结构发生变化,工薪收入占比越来越少,理财、房租等财产性收入增长明显,这类问题将越来越严重。
个税征收还应考虑家庭成员和地域差异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中国目前的个税体系,基本上不考虑家庭成员、老人、儿童等情况,并且以个人为单位进行“一刀切”的纳税申报,按照相同的比例来扣除。但一个上有老下有小的年轻人赚1万块钱,跟无赡养负担的人赚1万块钱,所承担的压力是大不同的。所以税收改革的另一个方向是建立分类征收和税前扣除机制。假如能把首套住房按揭贷款利息、子女教育、赡养老人等家庭支出纳入税前扣除部分,能为房奴、养老育儿压力较大的工薪族减轻不少负担。不过,简单的抵扣也无法避免税负不公平。以呼声较高的房贷抵扣来说,房价上涨后,低收入人群更加买不起房,而已经买房的人却获得了个税抵扣,实际上不仅加剧了税负不公平,而且还会导致阶层分化更为严重,包括再教育也存在类似问题。
个税改革重点在于推动个税综合计征
事实上,近年来财税部门的个税改革注意力并不在起征点,而是放在推动综合所得税的改革。相关负责人也在多个场合透露,未来的个税将以家庭为单位征收,增加包括房贷利息、“二孩”家庭教育支出等抵扣项目,以期最大程度地体现税负公平。
正因为如此,除了提高个税起征点外,政府工作报告中还提出,“增加对子女教育、大病医疗等专项费用扣除”。纵观历次个税起征点调整,将扣除标准与城镇居民住房、教育、医疗等情况结合起来考虑,保证普通群众基本生活水平不受影响,是确定起征点的基本考量之一。这一次,则更进一步。“增加子女教育、大病医疗等专项费用扣除”的新提法,这也就意味着,个税征收模式也将同步改革,由现有的分类计征方式逐步转向综合计征方式,允许纳税人就子女抚养、医疗、教育等与民生密切相关的支出进行专项扣除。
实行个税综合计征需大数据支持
不过,个税征收实行综合计征,前期需要做大量的准备工作,其中最为浩大的工程或许就是信息统计。想要实行综合计征方式,就必须建立一个完善的个人税收财产信息系统,在这些基础信息建立起来之前,讨论如何收税都是空想。推进个人收入和财产信息系统建设,要立足现有信息资源,在符合法律法规前提下,合理确定系统归集的个人收入和财产信息范围,建立健全标准规范和管理制度,实行信息分级分类管理和全程可溯安全机制,强化安全技术保护,推动个人信息法律保护,确保信息安全和规范应用。这对大数据产业无疑是个利好消息。
结语
个税改革关系到家庭收入、赡养系数、教育医疗成本、养老负担以及征管等问题,需要综合考虑。所以,从初期看是调整起征点问题,从长远看是规范收入分配问题,即如何让个税改革同国家收入分配政策改革、教育医疗改革、生育政策改革、住房保障改革相互衔接问题。从个税改革中长期看,必须增加家庭子女教育、医疗救治等方面的综合扣除政策,明确国家政策的鼓励支持方向进行改革。如何将“增加子女教育、大病医疗等专项费用扣除”尽快落到实处,这将是一揽子的供给侧结构性减税。在艰难破冰的个税改革中,提高起征点的“小动作”固然是刚需,税前费用抵扣和按家庭计征这样的“放大招”也是刻不容缓。


{特别鸣谢本文作者}

梅雪,中央财经大学科技与金融法律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北京律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法律分析师,毕业于东南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