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管理员:刘研究员18811704366

最新文章

ICO政策解读:短期内政策监管将趋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03-12
一、ICO市场现状
2017年全球的ICO项目的进入发展高峰期,比特币的人民币价格也水涨船高,从4000元左右上涨至最高时的32137元,涨幅最高时超过了700%。ICO作为一种新的融资方式,通常不受各国相关股权融资监管机构控制,因为,具有融资灵活、速度快的优点,对于中小企业融资具有重大意义;而且所使用的通用性数字货币在全球范围具有良好的变现属性,因而在全球范围内快速发展,使得跨国融资相当便利。
随着 ICO 规模越来越大,其绕过监管大范围像公众融资的属性引起了越来越多的关注。从投资的角度来看,ICO投资属于天使投资或种子投资的范畴,投资风险较高,这一类的投资活动通常是由分析与承受能力较强的投资机构、投资平台来进行投资。由于缺乏监管,且其ICO准入门槛低,使得投资者以散户居多,然而,大量散户投资者对ICO投资风险的认识与评估却存在严重不足,甚至是缺乏,无法对投资行为作出理性的分析。

二、各国的ICO监管政策
(一)新加坡
新加坡金管局明确表示,ICO必须遵守现有的旨在维护投资者利益的证券法。因此,必须注册招股书、获得中介人或交易所经营者牌照的规定。这些中介机构还必须遵守现行的反洗钱和打击恐怖主义融资的规定。
(二)美国
2017年8月,美国证监会发文称声称拥有ICO技术的公司,可能存在“拉高出货”和“市场操纵”的欺诈可能。
2018年3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以下简称SEC)收紧了对欺诈性首次代币发行(以下简称ICO)的监管,已向其怀疑可能违反证券法的业内公司发出了大量传票。这是因为SEC数月来一直担心,一些ICO正在为那些压根不存在的业务募资。
(三)英国
2017年9月,FCA(金融行为监管局)发文称ICO是风险很高的投机性投资,ICO项目是否属于FCA监管范围要视具体情况而定。
2018年2月,FCA将对数字货币以及基础的分布式账本技术进行调查。将重点关注加密货币的日益流行给消费者、企业与政府究竟带来了哪些机遇和风险。
但即便如此,英国央行还是在研究潜在的区块链技术,将区块链技术当作发行数字货币的潜在方式,为的是在结算时提高效率。
(四)俄罗斯
2017年9月,俄罗斯政府就 ICO 风险发布了最新声明,指出现阶段,他们不会允许任何官方交易所上线 ICO 项目代币交易,也不会批准使用政府项目以外的区块链基础平台构建项目。
(五)香港
2018年1月,香港证监会已要求多家虚拟货币交易所将属于证券的虚拟货币下架,若发现有公司继续向公众发放属证券的加密货币,不排除有进一步行动。
2018年1月,拟定关于数字资产和ICO监管的联邦法律草案:遵守俄罗斯证券法的持证专业投资者在加密货币领域的投资将不受限制,而不合格的投资者在投资代币发行活动时,每个项目最多只能投50000卢布,但是,该草案有意向禁止代币销售之前的促销活动。
(六)日本
2017年4月,日本内阁会议通过的《关于虚拟代币交换业者的内阁府令》开始实施。该文件正式承认比特币作为法定支付方式的地位,规定数字货币交易所需要在政府登记申请,在申请时需要提供包括3年内的收支预测、公司结构等各种信息。日本相关ICO公司需要按照规定增加自身的信息披露。
(七)韩国
2017年9月,继中国之后,韩国成为世界上第二个明确禁止ICO的国家。韩国金融服务委员会发布公告称,韩国将禁止国内各种形式的首次代币发行(ICO),此外还将对虚拟货币交易进行严格管制和监控。

三、监管政策严格的原因
(一)投资风险
造成投资风险的主要原因包括以下方面:
(1)信息不对称。目前由于ICO项目的信息披露缺乏统一标准,因此融资造成信息不对称的情况外从而导致项目支持者参与ICO时承担这较高的风险。
(2)项目成功大。ICO的特点在于它时投资于未来的项目,初创ICO时项目本身可能只是一个概念,加之区块链技术的开发和实施难度较大,ICO项目成功与否的可变因素更大,风险更高。
(3)投资心理扭曲。目前,很多项目支持者对ICO和加密代币评估经验不足,尽调做的很少,把投资行为当作投机行为,有炒币心理,对项目长期发展存在消极对待。
(4)过分高估。采取ICO之后,早期阶段、上市和产品推向市场这三个异步期之间的界限会变得模糊,并可能整合成一个。但理论可行不意味着投入市场可行。代币产品在投入市场后的反响可能会低于投资者的期望。而目前的投资热掩盖了最终可能发生的现实。
(5)资金缺乏监管。大多数情况下,募集的资金并没有得到妥善监管;因此,欺诈很难防范。
(6)代币本身没有好的商业用例。目前,比特币也没有真正解决大规模使用的问题。去中心化应用在理论上确实可以实现低成本、高隐秘性、高安全性和去中介化。但是隐私性和安全性不是实现大规模应用的关键因素,赋予区块链颠覆性的基本因素同样给区块链的普及带来很大阻碍。

(二)代币性质不明
ICO本质是融资,ICO的基本融资模式是投资人将购买到的相对通行的数字货币交给代币发行方并获得发行方发行的代币,代币发行方通过发行代币获得的数字货币开展经营、生产、投资项目获得收益。而对于代币的性质,各界尚存在争议,如果将代币作为“虚拟货币”,认为代币具有货币性质,货币发行本身就对国家经济主权构成了挑战,大部分国家是不会放任自流的。而由于代币背后的信用来自于代币发行方,相较于法定货币,代币的信用风险大,价格波动也大,投资者面临很大风险,对于金融安全也构成了冲击。
此外,也不能将代币作为股票或者债券看待。尽管有的代币发行人明确规定持有其发行的代币同时可以获得发行人公司的股权,但投资人持有的代币本身既不能代表股权也不能代表债权,其背后的价值来源于交易主体对其的认可。因此,将ICO融资完全纳入已有的股票、债券融资监管体系尚有兼容难度。
因为代币存在定性上的争议,已有的监管制度无法将其纳入,急需对代币性质加以明确,并出台专门的配套监管措施。

(三)投资市场出现乱象
根据《2017上半年国内ICO发展情况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7月份,后台监测发现在各个ICO交易平台上线并完成ICO的项目共65个。其中,2017年以前上线完成5个项目,今年1-4月份上线 8个项目,5月份上线9个项目,6月份上线27个项目,7月份(截至7月份)上线16个项目。通过上述数据可以明显看出项目上线频率呈指数级加速趋势,市场呈现过热状态。市场过热背景下,项目失败导致的资金损失风险,价格剧烈波动引起的金融风险,借助ICO名义进行的诈骗、非法集资等违法犯罪风险也开始上升。同时由于部分散户投资者并不完全理解ICO的内涵,结果导致一部分动机不纯的不法分子利用这一点编造项目,骗取投资者资金。

四、监管政策对ICO的影响
2017年9月份,央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首次将ICO定性为非法融资,并开启了一轮大规模清理。数据显示,比特币价格一度跌幅近30%,但短期下挫后,比特币又开始了上涨之旅。

2018年1月26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又发布了《关于防范境外ICO与“虚拟货币”交易风险的提示》,再次警告代币发行融资的风险。可是市场热情仍然不减。原本国内的交易平台相继撤至海外,除了运营主体区域外,用户群体,语言文字,团队核心,甚至是投资方仍以国内为主。而在这些平台上发币的,大多也是国内团队。

2018年3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向涉及虚拟货币市场的科技公司和顾问发出几十张传票以及信息提供要求。这场大范围的调查使得规模达到数十亿美元的虚拟货币融资市场所面临的监管压力骤增。数据显示,报道发布后比特币价格应声下跌约2%。

2017年ICO融资额达到65亿美元,虽然比特币及其他虚拟货币价格近来出现暴跌,但ICO市场依然火爆。研究和数据供应商Token Report的数据显示,今年到目前为止,ICO市场融资额已经超过16.6亿美元。

像香港、新加坡、瑞士这些地区,正在打造ICO生态,只要监管明确,沟通顺畅,这些重要的核心地区已经打造了一套完整的服务生态体系,吸引了大量的人才。因此很多的ICO项目将逐渐转向亚洲,并且在ICO方面定位清晰且有发展潜力的地区会不断出现,而美国由于严格的IRS和SEC监管政策,美国的ICO项目会越来越少。

五、对ICO后期监管的展望
(一)国内
目前,中国周边国家,包括日本、韩国、俄罗斯、泰国及诸多东南亚国家,已经准备或经完成对数字货币交易与ICO的合法规范,这将是一个大的金融创新趋势。我国一项主张开放与创新,所以并不太可能禁止掉数字货币交易与ICO,合法合规化只是时间问题。但目前市面上充斥着许多虚假ICO项目与带有传销性质的数字货币,我国监管部门没有能力一下子甄别其中的好坏,进行合理、精准的监管,所以相当时间内只能采取严厉的监管措施。更加具体的监管政策将会一步一步的放出。然而短时间内具体的监管政策有可能并不会落实到正式的官方文件上,而是以内部通知或约谈的形式进行。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表示,中国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应采用双层投放体系,相关的研究正在进行当中。所以也可以认为,现在与今后的监管,也是在为央行版数字货币的推出做探索与铺垫。
新的监管措施主要包括打击中国境内的场外交易行为,禁止金融机构与支付机构为海内外非法数字货币交易与ICO行为提供服务,以及与其他国家形成联合监管,对海外地区组织机构在国内开展的非法数字货币交易与非法ICO行为进行管控。

(二)全球范围内
中美两国对虚拟货币交易监管力度的增强表明,短期政策监管会趋严。各国监管机构预计会持续出台ICO相关声明。监管机构对认为有问题的ICO项目会采取有选择的监管(如美国SEC最近的行动)。并且针对ICO以及加密货币交易所的监管政策在加密货币领域会收到欢迎,因为这对参与者有利,而且也会促进加密货币和区块链企业业务的发展。

{特别鸣谢本文作者}
梅雪,中央财经大学科技与金融法律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北京律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法律分析师,毕业于东南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